新四军这一仗打去世的日酋官阶并不高,为何让

时间:2019-02-26

切实,这是日军火力侦察的伎俩。眼看汽车进入了伏击圈,突然最前面的一辆汽车“轰隆”一声,一头栽进了专门为它挖置的陷阱里,发动机轰鸣着再也不动了,司机一头撞到车前的玻璃上,头破血流,一命呜呼。坐在汽车上的鬼子没留意,被忽然的惯性摔下来好多少个。

当时驻徐州的旅团司令细川松山少将特别关照,要联队长佐野大佐亲自陪同慰问团去永城。为此,新任永城警备司令中野中佐也早就命令各部准备迎接“御问团”的到来。

汽车猛然一停,枪声骤响,坐在第三辆小汽车中的佐野即时意识到中了新四军的潜伏,他匆仓促从车窗里伸出小旗摆了摆,命令鬼子开枪抵抗。

1940年春天,在安徽永城到砀山之间的公路上经常有日寇汽车来往。新四军游击支队第一总队接到新四军打入徐州内线的报告,说日军在3月23日将派“天皇御派慰问团”从砀山到永城慰问。

第一总队总队长鲁雨亭接到情报后,决定伏击日军“慰劳团”的汽车队。经过周密策划,命令一团一营二连跟特务连配合,在薛湖以北孙家寨附近的永砀公路左右两侧设伏。

间谍连引导员晏平仲发明第三辆汽车是小汽车,估计是日军指挥官乘坐的,他大喊一声:“打!”手中的驳壳枪首先开火,特务连的两挺轻机枪也一齐向第三辆汽车连续扫射。鲁雨亭也发现了这一情况,命令机枪对准第三辆汽车开火。

3月23日一早,鲁雨亭和许遇之带领特务连和一营二连向伏击地点奔去,他们挖断公路,并在挖断的路沟上挖了陷阱。鲁雨亭带领特务连埋伏于公路以西、孙家寨以南一片坟地邻近的交通沟里。许遇之带领一营二连埋伏在孙家寨四处的一庄埠陈迹上。

上午9时左右,日军七辆汽车载着一百多个荷枪实弹的鬼子,从砀山出发了,汽车前头插着“天皇御问团”的旗帜和太阳旗。每辆车上配十多个鬼子,荷枪实弹,个个如临大敌。前两辆汽车上各架着一挺重机枪、四挺轻机枪和一门小钢炮,胆大妄为地向南开来。

参谋长许遇之率领一个警卫班提前一天来到孙家寨,组织当地二百多名民兵和村民,将未畅通的“抗日沟”跟较浅的地方进行了深挖并伪装起来。

当车队离新四军伏击点尚有一里多路时,日军突然用机枪向特务连埋伏的高埠阵地上扫射了一梭子,停了停,又扫射了一梭子,看看不动静才释怀地开了过来。


友情链接:
金多宝论坛,442335.com,1l8最快开奖,香港六开奖结果直播,香港曾道人开奖结果,9409开奖记录,本港台开奖现场报码66,香港最快开奖320999。